免費論壇 繁體 | 簡體
Sclub交友聊天~加入聊天室當版主
分享
返回列表 发帖

木偶.泪

木偶.泪
      
   
    枣红色绒布的帷幕缓缓拉开,剧院的镁光灯打在身上。我浅浅鞠躬。然后配合伙伴将故事展开。一个木偶,哪怕一举一动都被丝线左右,所有情节的发展,所有动作的变换,早已有人写好。他们铺了一条漫长的轨道,而我只能孤单的走下去。
    台下一张张稚嫩的小脸,天真烂漫,随着简单的情节悲喜,沉醉。大人们则成熟很多,心不在此。
    点头,牵手,转身。换到舞台另一侧,一个熟悉而陌生的身影出现。这是第三次见到他,约摸二十三四,黑色头发,独自坐在一个角落,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清澈眼眸,认真,纯粹。
    提线人手指轻挑,我便姗然下台。不得多停留片刻。
    落幕,众人散去。只有他依然坐在那里,十指相交,轻托下颌。微闭双目,回味。回忆。这一刻是谁在你的心上。万千思绪中能否有一缕关于我,或许你根本都不知道我的存在。
      
    整个罗马都好像一个神话故事。废墟,喷泉,广场,一种穿越时空脱离现实的美,有些遥远,却很容易沉醉。尤其是在深夜,褪去白天的浮华,一切恬静起来。而我如此渺小,站在三条街的交叉口。突然感到有些凄凉,被主人遗落在这里,受人掌控,却从没想过反抗。所有孤独,无奈像寒冷的飓风紧紧包围着我,令人窒息。
    远处,一个纯白如纱质般的影子飘了过来。她一直在微笑,脸颊却有泪流的痕迹。我知道,这是人死后的灵魂。来到这里,特莱维喷泉,承载着生者与亡灵的美丽心愿。她背对许愿池,银币腾空,翻转,越过左肩,随心愿一同沉入池中,荡起层层涟漪。水波一圈圈向四周散开,触碰池壁,再弹回。
    离开时,她注意到了我,径直走来,俯身,轻轻吻了我的额头。又看了看海神尼普勒。刹那,一道白光。回过神,女孩已经化作一缕轻烟,注入了池中的那枚银币。而自己,已经有血有肉,俨然是一个婷婷少女。跑到池边,水中倒映的影子波浪金发,蓝色眼睛。模样和那个灵魂十分相似。这是?仿佛听见海神低沉的声音,去吧,孩子。去完成你的心愿。
    我走在路上。欣喜,茫然。我是谁,是她?是我?回到剧新疆治疗白癜风的医院院,坐在空无一人的观众席上,看着曾经华丽的舞台,竟如此陌生。
    “还记得这里,我们儿玩耍的地方吗?”
    我回头,是他!
    “我就知道,你会来这里的,格洛里亚。”
    大门已经打开,他缓缓走来,背后的阳光,一簇簇,从他身旁散射。皱褶的衬衫,米色的长裤。双手插在兜里,他笑起来的样子有些忧伤。
    原来,她的名字是格洛里亚;原来,女孩是他的心上人;原来,这里是他们记忆的回归;原来,他们约定从这里私奔;原来,我是替她待人,我是她。
      
    依照约定,我们逃到了一处偏僻的庄园。绿草茵茵,与世无争。很庆幸自己能受到女孩的眷顾,幻化为人,来带他身边。可是每次依偎在他怀里我都会不安,每次拥抱我都会迟疑。以前是木偶,受到扯线人的摆布,牵制我喜,我哀,牵制我走,我坐。如今代她为人,依然不能自己。我小心翼翼,维持着她在他脑海中的印象,一颦一笑学得像个名媛淑女,似乎有更多,有千万条丝线系着我的一举一动。但我只是中国泉州的一个提线木偶,漂洋过海,颠沛流离。
    满月繁星献礼春节中科白癜风帮扶,我枕着他肩膀。
    他将我一缕落下的头发别到耳后,“你的微笑好美。”
    我羞怩的笑笑,他轻吻了我的额头,“傻孩子。”
    我喜欢这个称呼,很亲切,舒服。最重要的,那不是格洛里亚,不是属于她的代名词。格洛里亚,Gloria,光环,荣耀颂歌。我不可能永远生活在你的光环之下,做一个影子,我也有属于自己的荣耀颂歌。此后,我学会了叛逆,自我。我要渐渐脱离那个她。
      
    如果不是那天的吵架,我可能还天真的以为你会爱上一个“木偶”,一个外貌相似,心境悬殊的女子。一句“你变了。”我读懂了一切,你爱的那个始终是自信温婉的格洛里亚,不是傻孩子。是不是想继续留在你的身边就要做回到从前的端庄优雅。
    我傻傻地站着,酸软的心,痛着,却没流一滴眼泪。镜子里的自己还在忧伤的微笑。那么熟悉,好像在哪里见过。忽然如梦方醒,是许愿池旁,海神遂了她的心愿,却要走了她的眼白癫疯南宁西京白殿疯医院泪,而她将浅浅的笑靥留给了我,把迷人的微笑留给了深爱的他。原来所有的一切格洛里亚都已经安排周到。
    如果不是那颗擦过心脏的,我可能还卑微地留在他身边。我们闲步街上,突然冲出来一个人,他脸色煞白,眼神中透露出惊恐,一把将我搂在怀里。听见轻微的呻吟,发现手上已沾满了献血。医生说,擦过心脏,危在旦夕。昏迷中,不断叨念着一个名字。微弱,但很清楚,是四个字,不是三个字。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,有太多的事情我都不知道。我们之间有太多的秘密。甚至医生让我守在床边对你说说我们的过去,我都一无所知。医生无奈,说,这样,可能永远都不会醒来。
    我怔住,脸庞干干的。疯狂跑到许愿池前,大声呼喊着海神的名字,女孩的名字。歇斯底里,不管周围人诧异的目光。从夕阳到朗月,从喧闹到寂静,已经声嘶力竭。晕倒在池水中,一个低沉的嗓音唤醒了我。是海神尼普勒,这个声音那夜我听过。张口,嗓子已经说不出话来。他示意已经知道我的愿望。笑自己傻,是呀,所有来这里许愿的人都不用说出来的。我满怀期待的望着他,等待一个许诺。
    尼普勒长出了一口气,“好吧,但有条件,我要你给我你最珍贵的东西。”
    我点头。
    就这样,海神拿走了一切有关他的记忆。完成了我的愿望,把人形还给了格洛里亚。看着她跑向庄园,消失在了自己那么熟悉的方向。顿觉脸颊湿湿的,用手去拭,尽是泪水。
    “想看看结局吗?”
    摇头。“我不想再做木偶,过去受提线人的左右,后来是格洛里亚的安排,还有他,这次来求你也是形势所迫,我从来没有真正的做过自己,有过决定。就让我选择一次,做一枚银币在这池水中吧。”
    不管他们如何发展,不知道故事的结尾,就当是做了一场梦,梦醒雾散,什么都不记得。我还是我。
    被海神藏在了许愿池的一角。喜欢倚着池壁,贪婪享受着阳光,并从嘈杂的人声中寻觅,分辨一个很熟悉的声音,潜意识的嗜好吧。一天听见一个极熟悉的声音说出三个字   
     

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

点评
B Color Smilies

您还可以输入:个字符
X

 X

历史上的今天:

返回列表